中国商船对湄公河保险更有信念 背地有强盛祖国 湄公河

  原题目:见证湄公河四国巡航威慑力 过往商人感慨“中国强盛”

  老挝波乔省军区政委曼萨尼准将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近6年的联合执法极大改善了湄公河流域的安全形势,一条安宁的湄公河将给沿岸大众带来稳定繁华的生活。”这表明,打击湄公河流域犯罪也是老挝、缅甸、泰国几国的急切需要。但正如泰国第五警区副指挥官玛纳少将所说:“四国联合执法获得了很大的成就,但仍有非法武装分子在该区域活动。”

  在清盛港停靠的几艘中国货船上,成箱的便利面、棕榈油、饮料堆满货舱,一位正在指挥装货的中国船长告诉记者:“受公路运输的影响,现在湄公河上货船的总量减少,但许多都是500吨的大船,比以前200多吨的船本钱高、载货量也多,船主增加投入,就是因为对湄公河安全有信念。”这位船长骄傲地说:“以前在湄公河上跑船被称为探险,良多人都有被抢劫勒索的阅历,现在河面上有联合巡逻执法编队,岸上有联合巡逻执法联络点,再没据说过被抢劫的事件。能安心跑船,全靠四国联合执法。不法分子再也不敢欺侮我们,因为我们背地是壮大的中国。”

在老挝班相果联络点执勤的老挝军人。张月恒 摄

  船员们所说的联合执法,是始于2011年12月的中老缅泰四国湄公河联合执法,重点打击湄公河流域涉恐、走私、贩毒、贩枪等跨境违法犯罪活动。联合执法实施5年多来,有效保护了航运安全和流域治安秩序,增进了沿岸各国人员经贸往来。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一位负责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目前,四国联巡勤务已实现每月一次常态化,四国执法部门先后树立水上联合搜救、治安情势信息共享、联合处理突发事件、重大疫情应急响应等机制,有力维护了湄公河流域的平安稳固。”

  除发展航道上的巡逻外,联合执法还加大了对沿岸的保险管控,并在中国旱泉滩、老挝孟莫和班相果设破联系点,由中国派出的警察与老挝国民军独特驻守,有利于进一步增强各方的执法配合,改良该地域治安局势。在警务站的视频监控室,能看到湄公河沿岸安排有多处监控体系。为对过往船只“监控全笼罩”,还可以通过通讯系统跟各国执法部分联络,定位船只地位,若遇突发情形,不同地点的执法人员能够敏捷实行救济。依照加入联合执法的四国执法职员的话来说:“联合执法编队和警务站对犯法分子是很大的威慑。湄公河结合执法机制在、巡航编队在、哨所在,贩毒、走私等跨国守法犯罪团体就不敢四平八稳!”在老挝波乔省莫村生活了多少十年的村民坎平告知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咱们世世代代生活在湄公河旁,联合执法让我们的生涯更安定。”

 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西南部的澜沧江畔,有从东南亚腹地沿湄公河进入我国的第一码头关累港。8月底的一天,3艘中国执法船缓缓驶入中国关累港,标记着中老缅泰四国执法部门美满实现第61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举动。谈起四国联合执法,关累港当地人有太多的话要说。“同饮一江水”国际旅游公司的王经理和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聊起旅游线路来显得十分高兴,他说:“公司从今年5月开端经营中国关累至泰国清盛的湄公河旅游业务,游客可以乘坐游船观赏沿岸景色,休会中老缅泰四国的风情。以前,担忧湄公河的安全问题,基础不客运,现在有四国联合执法,我们才释怀地开明了这条旅游线路。”王经理先容:“目前我们每个月有1500位游客,来日就有30多位游客乘船到泰国去旅游。”

  [环球时报驻泰国特约记者 张月恒]“一级勤务部署预备!”中老缅泰联合执法船经过老挝孟莫四周时,船上逆耳的警报声和巡航编队指挥官的命令忽然响起,执法人员即时携带兵器奔向各个战位,警戒地观察着江面和岸上的情况。这是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近日沿湄公河访问时看到的一幕。孟莫位于泰国清盛港上游20多公里,距离“金三角”最凶险、发生过2011年“10?5”湄公河惨案的孟喜滩只有几公里。几位在湄公河上跑了多年的中国船长告诉记者,在孟喜滩一带水域,顺水时要行驶大概1个小时,过去,这1个小时是大家最担心的,现在有联合执法船只巡逻,感到安心多了。他们感叹说,这都是因为“我们背后有强大的中国”。联合执法最大的受益者恰是生活在湄公河流域的各国百姓。近6年来,中老缅泰秉持“共同、综合、合作、可连续”的亚洲安全观,发明性地建立起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机制,从单一的联合巡逻发展到扫毒、搜救等多元化合作模式,从传统合作领域拓展到打击可怕主义、非法出入境、拐卖人口等新的协作范畴,着力于把“黄金水道”打造成“安全航道”。

  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追随湄公河联合执法编队从关累港动身,至老缅泰交界的“金三角”水域返航,全程512公里,分辨通过中缅接壤水域、老缅交界水域,近间隔察看联合巡逻执法行动。联合巡逻执法行动采用分段巡逻与全线巡逻方法相联合,四国派出指挥官在编队指挥所共同指挥调度勤务,并在“金三角”等重点水域开展联合稽察、水上联合处置突发事件等行为。湄公河每逢5月到9月的雨季都水流湍急,满载货物的各国货船往来于几百米宽的江面上,远处葱绿的山峦当面是神秘的“金三角”。清盛警察局副局长蒙迪告诉记者,湄公河是“金三角”毒品贩运的主要通道,www.bj2d0.cn,毒贩从前常常开着快船把毒品运往老挝或泰国,有时也会胁迫商船运毒。

  毒贩不敢轻举妄动

  巡航执法船队在老挝、缅甸河段进行夜泊练习时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看到随着夜幕来临,江面陷入黝黑一片,两岸绵延的山峦里安静而又神秘。巡逻船队布置一级警惕,每艘执法艇上都有多名荷枪实弹的哨兵执勤。在灯火管制后,只有哨兵不时用雪亮的手电筒扫向四处视察。在老挝一侧的山峰里,也会亮出发点点亮光,是执勤的老挝人民军士兵对船队供给岸基保护。而几十米宽的江对岸的茂密山峦里,也时不时闪起亮光。据知情者介绍,对面没有村落,在该地区活动的大局部人是缅甸民族武装。曾有货船船长告诉记者,过去一些武装分子抢劫商船时,最爱好的是几十块钱一盏的船员戴在头上的头灯,只有看到确定会被抢走,因为它是武装分子在深山密林里行动时的适用照明工具。

义务编纂:张建利

  让生活在湄公河流域的庶民能安心生活、放心挣钱,须要四国进一步构成协力,强化联合执法机制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泰国、缅甸媒体上看到联合执法的报道并未几,由于在一些当地人看来,湄公河四国联合执法是中国主导的机制,与本国关联不大。泰国清盛港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对记者说,在湄公河上运输的大型货船根本上都是中国船只,老挝和缅甸船都是小型的运输日常生活用品的长尾船,在湄公河上受到勒索的也多是中国船只,所以中国应在管理流域治安上承当更多责任。此外,巡航船队经过的缅甸一侧多为民族武装节制地区,假如政府的实际把持力不强,也会给联合执法带来不利影响。

  非法武装不敢随心所欲

  在湄公河上开了近20年船的一位中国船长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惨案发生前,湄公河上不少地带属于泰老缅三不论地带,更没有中国的执法力气,出了事,基本无人过问,非法武装分子才敢为非作歹。‘10?5’一案中的凶手肯定认为杀几个人不会受到法律制裁,但他们低估了中国政府保护国民的信心。湄公河联合执法机制打击了武装分子的气焰,让他们看到湄公河上的事情有人管,这就是惨案发生后的重大变更。”

  比拟游览,在湄公河4000多公里的河道上往来的重要仍是货船。其中,从景洪到清盛一段航运最为忙碌,大批物质在中国、缅甸、老挝、泰国之间运输交易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不断在江面上看到装满货物的各国船只或顺流而下,或逆水而上,形成一幅繁忙的运输画面。泰国清盛港海关官员湄塔告诉记者:“湄公河惨案产生后,河上运输受到很大影响,2012财政年清盛港的进出口商业总额降至141亿泰铢(1美元约合30泰铢)。跟着四国联合执法顺利开展,贸易额2013财政年度增长一倍左右,到达233亿泰铢。尔后每年都一直增添。”

  据在老挝孟莫联络点值勤的执法人员描写,孟莫段是高危河段,离“金三角”很近,不仅有贩毒分子,还有缅甸民族武装,局面非常庞杂。未几前对岸还传来剧烈枪声,阐明非法武装还在运动。老挝和缅甸就在邻近山上派驻执勤分队维护商船,并在联络点加强防备。

  孟喜滩是处于湄公河核心的一处小岛,高低游的船只从岛两侧通过。孟喜滩河两岸分属缅甸和老挝,暗滩众多、行船艰苦,非法武装活动猖狂。以前,河滩上拴着武装分子的快艇,看到货船通过,立刻驾快艇凑近船只,用枪指着船员迫使停船,而后跳上货船进行所谓的“检讨”,甚至直接索要掩护费,到手后驾快艇扬长而去,有时他们会高兴地向天空和江面上开枪。在湄公河惨案发生前,就有一位刚上船一个月的年青船员被流弹击中遇难。“四国联合执法后,孟喜滩的武装分子营地被彻底清剿,我们再也不胆战心惊了。”一位船长愉快地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。屡次参加巡航的一位指挥官也表现:“2011年12月第一次巡航时,我们都是抱着枪睡觉,随时筹备应答突发情况。巡航时在缅甸一侧的山上确切发生武装分子对空鸣枪的事件。经由5年多的联合执法,湄公河流域安全局势显明好转。当初巡航时编队会依据不同水域的安全要挟履行不同的勤务安排。”

  对安全有信心,船主增加投入